你啊抖

【五梵】当青春校园三角恋遇上玄幻狗血三角恋(1)

大概算现代设定吧
五梵微稻梵
私设如山
原游戏的新老坑让我对原著向失去了勇气
#性感五月在线ooc#
01

一个普通的客厅里,两个才二十出头的青年相对无言。
“这事挺悬乎的。”一片令人尴尬的沉默中,还是梵天先开了口。

“嗯……”又是一阵沉默。就在梵天打算再次开口时,稻荷却抢先打破了沉默。

“你联系五月了吗?”

“啊,联系了,他马上就来。”梵天觉得还是要多说点什么,毕竟气氛这么凝滞他也不自在,“那什么…谢谢你昨天晚上还肯留我过夜啊……”

“没事没事,”稻荷慌忙摆手,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缘故,他的语速变得很快,“虽然莫名其妙多出来一段花神时期的记忆,但怎么说也算是记忆吧,而且无论那时候还是现在,我都算是你的前任……”

声音突然刹住了。

两个人的脸色都爆红。

稻荷很想说什么来调侃一下梵天,用那种十分自然的语调、就像当初那样。

当然,这里的“当初”指死党时期而非恋人。

这可惜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能故作淡定地拿起桌上的凉水慢慢喝,同时借着对方低头的时候悄悄贴在脸上以求降低温度。





在这个同性恋被合法化的时代里,像稻荷和梵天这样的并不少见。

如上文所说,他们曾经是恋人,却分手了。

和平分手,相处了四年,他们对彼此早已失去了新鲜感,而这恰恰是他们现在所需要的。

大不了后悔了再重新在一起呗,这种恋人又不是没有。

本来是这样的。

结果五月出现了。

上午梵天刚和稻荷分手,下午五月就表白了。

梵天回忆了一下,发现是校里的一个小学弟,人挺好的,就是有点柔弱爱哭。

梵天想着试试看,不行就分,于是就答应了。

说没有预谋的稻荷打死也不信。

但是这是前任啊,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你总不能让人分手了还为你守活寡吧。

这可是会被正义的小皮鞭制裁的。

时间长了梵天也觉得这个恋人不错,乖巧又懂事,就是有点爱哭,不过这样的特性恰巧满足了梵天爱捉弄人的恶趣味,连脸的手感也非常好。

就是有时候会很粘人,尤其是在相熟的同学面前,稻荷更甚。

稻荷觉得真是日了狗了,每次遇到梵天就能看到五月在后面圈着,一脸的占有欲和挑衅。

稻荷就会瞪回去。

梵天就会觉得稻荷针对五月,五月就会配合地一脸可怜兮兮。

就因为这样,他还差点和梵天连朋友都做不成。

稻荷对此感到后悔和委屈。

后悔到想要把当初说出分手的自己打一顿,委屈得想要把五月打一顿。

暴力的思想。





还没等稻荷把他的想法付诸实践,这场狗血的三角恋剧本就拉下了帷幕。

事情是这样的:

起因是五月闯祸了。

其实也不算闯祸,就是五月偷偷在私底下教训了一个曾经辱骂梵天的学长,后续工作做得熟练利落。

然后被桃喜看见了。

作为梵天和稻荷的青梅竹马,桃喜告诉了梵天这件事,她知道梵天最排斥什么。

梵天和五月在相处这么久之后是有感情的,她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就算不能在一起,至少也要好聚好散。

梵天其实刚开始并没有那么在意,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

可当五月一次次否认那件事后,梵天的目光却冷了下来。
他可以接受隐瞒,但无法接受欺骗。

也许从小被抛弃的缘故,梵天总有一种不安全感,对于欺骗总是过分的敏感和本能厌恶。

就算过上了好日子,就算与那些过去彻底绝缘,但骨子里的一些东西却依旧存在。

梵天深呼吸,告诫自己要冷静,用一种极不稳定的声线问:“真不是你干的?”

梵天是个很冷静的人,这般情绪不稳,五月也该看出不对劲了。

可他没有得到回答。

梵天摔门而出,去酒吧喝酒。

喝醉后摸到了稻荷家,刚进门就因为头疼晕了过去,还没等稻荷扶他从地上起来,稻荷也用同样的方式摔在了梵天旁边的地板上。

醒来后就多了一段花神时期的记忆。

考虑到花神时期的三角狗血主人公还差一个,梵天给五月发了消息。

说实在的梵天有点忐忑,他摔门时根本没有看五月,万一对方不是不回答,而是因为恢复记忆而晕倒了呢?

对方又只回了个“好”字,让他摸不清态度。

当务之急是先确定五月有没有记忆。

在梵天胡思乱想时,稻荷已经平静下来,站起来去给不知何时被敲响的门——

“稻荷学长,梵天他在吗?”

tbc

mdzz


1个老苇蹭热度:



你们要不然还是内部统一一下,这个连环回火麻辣屁也太搞笑了


【五梵】世界

私设花神之战结局死亡。
黑化(大概?)
ooc到天际。
只是单纯想看五月小天使黑化的我。
意识流。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种无法抑制的喜欢的心情。

五月第一次看见梵天,是在刚成为花神时。
那抹淡金色是五月的憧憬。
希望能追上他的步伐,成为有资格和他平视的人。
那时的五月,带着这样单纯而真挚的期盼,尽职尽责地履行着花神的职责。
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梦一样美好而不真切。

毁了。
颤抖的手覆上脸庞。
一切都被我毁了。
手指搭在眼脸上,微微用力。
我是罪人。
猛地下滑,鲜血飞溅,疼痛席卷了整个意识。
我不应该存在。
眼泪流进伤口,混着鲜血流下。
我的存在即是罪恶。
眼泪和鲜血,毒药和解药,融成了淡淡的金色。
就像那人的颜色一样。

幸福。
这是此时五月所感受到的。
在远古神魔店殿里,他悄悄地抱紧了自己的憧憬。
这是他的救赎、他的世界。
不会再分开了。

走吧。”
乔罗难得没有睡觉,手里一贯抱着的抱枕也换成了一把破旧的枪。
一旁的露缇娜不语,只是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块早已破碎的心之卵。
“嗯。”

简单的葬礼,简单到就像那人的话一样。
“五月…”
“好好…活下去…”
简简单单几个字,却变成了枷锁,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窒息。

活下去。
小花仙安慰的话恍恍惚惚听不真切,那三个字在脑中徘徊着,头痛欲裂。
他没有哭,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眼睛干涩,疼得让人想起当时亲手在眼睛划下十字架形的伤口时的感觉。
疼痛而炙热。

他还活着,他需要活着,这是那人的愿望。
可是、可是…
可是我已经死了啊,因为——


世界死了。

【双梵】心(1)

沉迷于吸邪教无法自拔
一篇考试中的产物


01
梵天是个很讨喜的孩子。
这个评价不仅针对于梵天精致乖巧的相貌,更是指梵天为人处事的方法。
轻而易举地避开对方所厌恶的,又能恰到好处地让人不觉得是故意为之。
简直就像能读心一样。

02
梵天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有了读心的能力。
他只记得,在这个能力出现的同时,还有一个少年。
和他相似的容貌,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脾性。
就像他们的发色和瞳色一样。

03
那是一个下午,他和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呆在树下乘凉。
“梵天真是讨厌啊。”
声音飘忽不定,却又确确实实存在。
梵天愣了一下,转过头去:
“你刚刚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伙伴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声音却更响了:
“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装老好人教育别人,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还不知道……”
梵天睁大了眼睛,对面人明明没有说话,那个从小听到大的声音像是直接传到脑中一样。
“就是一个偷情得的杂种!”
够了!!
梵天猛地站起身来,朝树林冲去。
“真是狼狈啊。”
熟悉不过的声线,却多了自己没有的慵懒和乖张。

04
高高的树杈上,银发少年眯着猩红色的眼睛,不耐烦地加了一句:
“你要趴到什么时候。”
声音比起自己少了点人气,又比脑海中的声音多了几分实感。
梵天慌忙站起来,视线黏在了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挤出几个字,
“你是谁?”
梵天问完后自己都想扇自己两巴掌,这什么傻问题。
银发少年跳下来,抬了抬下巴:“梵天。”
“可这是我的名字。”
梵天这次扇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随你便,”对方撇了撇嘴,“走吧。”
他往前走了几步,后面人却没有跟上。
“站那干嘛,回家啊。”
回家?
谁的家?
草丛的悉悉索索打断了梵天即将问出口的问题。
有人找来了。
伴随而来的还有如鬼魅般的窃窃私语。
“原来你在这啊,梵天,大家都在找你。”
梵天深呼吸一口,努力忽略那些话语。问道:
“你看不到?”
梵天惊奇地看着对面人半个身子陷在“梵天”里。
“梵天”挑了挑眉,把身体抽出来。
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

【齐梵】谎言

齐格飞和梵天在一起了。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一个是花神之灵,另一个是花精灵王,两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造化弄人。

虽说是恋人,两人之间的感情却半真半假。

齐格飞对夜华念念不忘,梵天的一颗心全栓在五月身上。

明明互相清楚对方的想法,却总是在脸上挂上笑,维持着这段令人作呕的关系。

稻荷曾经跟梵天说过这件事,确只得到了一句算不上回复的回复:
我跟他,在某些方面还蛮像的。

稻荷叹口气,他和梵天打了这么多年交道,梵天的脾性,没人比他更了解了。

只要认准了一件事,就出奇地固执。

稻荷摇摇头,这是梵天选的路,自己作为朋友已经尽了应尽的本份了,再管下去,就是讨嫌了。

岚也和齐格飞谈过,结果不言而喻。

时间长了,拉贝尔的众人也就默认了这段关系。

梵天和齐格飞呆在一起的时间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多。

齐格飞乐衷于偷偷跟着夜华到处乱逛;梵天喜欢趴在远古神魔殿的沙漏后,透过魔法阵看着五月。

夜华独自一人出去次数越来越频繁,和艾瑞斯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
五月和小吃货总是坐在美丽湖西,五月把头靠在小吃货肩上,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听小吃货絮絮叨叨地聊着厨艺。与生俱来的读心天赋让一切变得更加刺眼。

最后,艾瑞斯退出了恶德花园,和夜华在一起了;小吃货和五月也公开了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齐格飞和梵天的前车之鉴,拉贝尔众人这次很快接受了事实。

齐格飞和梵天还是老样子,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两人都察觉到了,那细微的变化,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彼此。

看着不远处甜蜜的两对情侣,齐格飞带着习惯性的笑脸转过头去,正好对上梵天的笑脸。

一场由谎言发起的荒唐爱情,注定只能是悲剧。

end

一发安利

齐格飞x梵天
这对真的超带感啊【鼻血】
不行了我要去止血

随手yy的露缇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