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抖

【五梵】世界

私设花神之战结局死亡。
黑化(大概?)
ooc到天际。
只是单纯想看五月小天使黑化的我。
意识流。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种无法抑制的喜欢的心情。

五月第一次看见梵天,是在刚成为花神时。
那抹淡金色是五月的憧憬。
希望能追上他的步伐,成为有资格和他平视的人。
那时的五月,带着这样单纯而真挚的期盼,尽职尽责地履行着花神的职责。
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梦一样美好而不真切。

毁了。
颤抖的手覆上脸庞。
一切都被我毁了。
手指搭在眼脸上,微微用力。
我是罪人。
猛地下滑,鲜血飞溅,疼痛席卷了整个意识。
我不应该存在。
眼泪流进伤口,混着鲜血流下。
我的存在即是罪恶。
眼泪和鲜血,毒药和解药,融成了淡淡的金色。
就像那人的颜色一样。

幸福。
这是此时五月所感受到的。
在远古神魔店殿里,他悄悄地抱紧了自己的憧憬。
这是他的救赎、他的世界。
不会再分开了。

走吧。”
乔罗难得没有睡觉,手里一贯抱着的抱枕也换成了一把破旧的枪。
一旁的露缇娜不语,只是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块早已破碎的心之卵。
“嗯。”

简单的葬礼,简单到就像那人的话一样。
“五月…”
“好好…活下去…”
简简单单几个字,却变成了枷锁,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窒息。

活下去。
小花仙安慰的话恍恍惚惚听不真切,那三个字在脑中徘徊着,头痛欲裂。
他没有哭,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眼睛干涩,疼得让人想起当时亲手在眼睛划下十字架形的伤口时的感觉。
疼痛而炙热。

他还活着,他需要活着,这是那人的愿望。
可是、可是…
可是我已经死了啊,因为——


世界死了。

【双梵】心(1)

沉迷于吸邪教无法自拔
一篇考试中的产物


01
梵天是个很讨喜的孩子。
这个评价不仅针对于梵天精致乖巧的相貌,更是指梵天为人处事的方法。
轻而易举地避开对方所厌恶的,又能恰到好处地让人不觉得是故意为之。
简直就像能读心一样。

02
梵天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有了读心的能力。
他只记得,在这个能力出现的同时,还有一个少年。
和他相似的容貌,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脾性。
就像他们的发色和瞳色一样。

03
那是一个下午,他和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呆在树下乘凉。
“梵天真是讨厌啊。”
声音飘忽不定,却又确确实实存在。
梵天愣了一下,转过头去:
“你刚刚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伙伴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声音却更响了:
“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装老好人教育别人,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还不知道……”
梵天睁大了眼睛,对面人明明没有说话,那个从小听到大的声音像是直接传到脑中一样。
“就是一个偷情得的杂种!”
够了!!
梵天猛地站起身来,朝树林冲去。
“真是狼狈啊。”
熟悉不过的声线,却多了自己没有的慵懒和乖张。

04
高高的树杈上,银发少年眯着猩红色的眼睛,不耐烦地加了一句:
“你要趴到什么时候。”
声音比起自己少了点人气,又比脑海中的声音多了几分实感。
梵天慌忙站起来,视线黏在了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挤出几个字,
“你是谁?”
梵天问完后自己都想扇自己两巴掌,这什么傻问题。
银发少年跳下来,抬了抬下巴:“梵天。”
“可这是我的名字。”
梵天这次扇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随你便,”对方撇了撇嘴,“走吧。”
他往前走了几步,后面人却没有跟上。
“站那干嘛,回家啊。”
回家?
谁的家?
草丛的悉悉索索打断了梵天即将问出口的问题。
有人找来了。
伴随而来的还有如鬼魅般的窃窃私语。
“原来你在这啊,梵天,大家都在找你。”
梵天深呼吸一口,努力忽略那些话语。问道:
“你看不到?”
梵天惊奇地看着对面人半个身子陷在“梵天”里。
“梵天”挑了挑眉,把身体抽出来。
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

【齐梵】谎言

齐格飞和梵天在一起了。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一个是花神之灵,另一个是花精灵王,两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造化弄人。

虽说是恋人,两人之间的感情却半真半假。

齐格飞对夜华念念不忘,梵天的一颗心全栓在五月身上。

明明互相清楚对方的想法,却总是在脸上挂上笑,维持着这段令人作呕的关系。

稻荷曾经跟梵天说过这件事,确只得到了一句算不上回复的回复:
我跟他,在某些方面还蛮像的。

稻荷叹口气,他和梵天打了这么多年交道,梵天的脾性,没人比他更了解了。

只要认准了一件事,就出奇地固执。

稻荷摇摇头,这是梵天选的路,自己作为朋友已经尽了应尽的本份了,再管下去,就是讨嫌了。

岚也和齐格飞谈过,结果不言而喻。

时间长了,拉贝尔的众人也就默认了这段关系。

梵天和齐格飞呆在一起的时间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多。

齐格飞乐衷于偷偷跟着夜华到处乱逛;梵天喜欢趴在远古神魔殿的沙漏后,透过魔法阵看着五月。

夜华独自一人出去次数越来越频繁,和艾瑞斯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
五月和小吃货总是坐在美丽湖西,五月把头靠在小吃货肩上,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听小吃货絮絮叨叨地聊着厨艺。与生俱来的读心天赋让一切变得更加刺眼。

最后,艾瑞斯退出了恶德花园,和夜华在一起了;小吃货和五月也公开了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齐格飞和梵天的前车之鉴,拉贝尔众人这次很快接受了事实。

齐格飞和梵天还是老样子,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两人都察觉到了,那细微的变化,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彼此。

看着不远处甜蜜的两对情侣,齐格飞带着习惯性的笑脸转过头去,正好对上梵天的笑脸。

一场由谎言发起的荒唐爱情,注定只能是悲剧。

end

一发安利

齐格飞x梵天
这对真的超带感啊【鼻血】
不行了我要去止血

随手yy的露缇娜